首页/频道/正文
牧放在大理的梦
郭盛耀2018-07-25 16:42浏览3693次评论

大理

小时候最喜欢看《天龙八部》,特别是大理国更令人神往,大理是我童年记忆时光里的新娘。-----题记


一辆大巴车、一群行人和我在一个早晨把大理唤醒。大理城睡眼惺忪,披着长长的晨曦,温文儒雅。瞧,这就是站在眼前楚楚动人的大理。

大理始终是我一个久远的梦境,是梦想中的海市蜃楼。

如果没有到过大理,就不会真正感受南方亚热带28度的温度,就不会真正明白什么既有温度又有风度的大理,就不会真正懂得她的神秘和神圣。无论我去或不去,这个古老而神秘的王国,一个远离尘世喧嚣的大理就在那里,是我梦中"一雨成秋"的金花,在蝴蝶泉边浣衣,在崇圣寺三塔之间踏青的女子,陌生而又熟悉的恬淡,充满诱惑又四季如春的温情。虽然和我隔千山远万水,可望而不可及。其实也离我很近,在梦里,我已无数次靠近、又无数次抵达。
        太极顶清幽静谧,夜晚却灯光璀璨,一副歌舞升平的景象。我在阳瓜江,走过五道河,与点苍山遥望,绵亘数十里,峰峦起伏,频频回首,唤醒我心底潜藏的轮回。我相信,前世与崇圣寺一定有我虔诚焚香、顶礼膜拜的身影。今生我爱大理,不仅是因为那里古木参天,浓荫葱郁,溪泉叮咚,花繁叶茂,地涌青霞、奇花异彩……而我,仿佛是崇圣寺佛前的一株紫草,我的梦一直幽居在那里,从不曾离去。我要找到心里的露珠,哪怕只结一次回眸的缘,哪怕还要在浅浅的回眸中错过,哪怕找寻不到我的前生和来世,我也会在崇圣寺三塔前再长千年,洗去一身俗世铅华,沐着崇圣寺晨钟暮鼓的禅声梵音,以一株紫草的姿态跪在袅袅檀香烟雾中,真正找到心的归属——露珠。

如果这世上有双美丽的眼睛,那就叫洱海吧。如果可以,我愿化作点苍山上的一缕风,变成怒江、澜沧江上的一株杨柳,轻轻靠近苍山十九峰。我渴望着在某个寂静夜里,静心聆听波涛的窃窃私语,我会期待着苍洱风光优美动人、白族风情浓郁奇丽、大理古城的古风犹存走进我的梦里。
        我知道,漫长岁月在轮回。

自从兀良合台进军大理,大理国的五城、八府、四郡及乌、白蛮37部全部沦陷,大理从此再也不是从前的大理。”天宝战争”中我是醉是醒,是缘还是劫。“大理冰期”作为第四纪古冰期的末次冰期,是奥地利学者H.V.Wissmann的发现,“走马转角楼”中“三滴水”整齐、庄重、白墙青瓦,古朴着大理的大方。我怀着虔诚和敬畏之心,沿着《射雕》中一灯大师的足迹,执着地匍匐、流连于洱海,找到了瑛姑等待转世的顽童;找到了《天龙八部》我同虚竹凌波微步的王语嫣姑娘。从此,我放下天地,放下成佛,却从未放下过梦中的大理。你因呼唤而灵动,因挚爱而纯洁。

大理,还是将我放在苍洱大自然的怀抱之中吧,让我看横列如屏的点苍山,雄伟壮丽;观明珠般的洱海,清澈如镜;让我与你过上牧歌式的田园风光抚慰我的心灵;让我随着风中的暮鼓,去找寻梦中失落在崇圣寺三塔的跫音。倘若生命真有轮回,我不再错过爱情的花期,不再孤独地在忧伤中打坐崇圣寺,不问是缘还是劫,不再想花开花落,烟火情长,用生命做一次长长的修行。我不再祈求在最美年华里与惊鸿相遇,只想和你任洱海岸边的柳,摇落声声鸟鸣,随风飘去远方。
       大理,你是一场梦的绝版、底纹和抖音。是我文稿上的水印,朦朦胧胧,把我年少时的青春给了荒芜。让我在洪荒的年龄不知苍山,也不知洱海,却又让我无数次梦中闯入大理,闯入这人间瑶池,尘世仙境,虔诚地聆听大理崇圣寺的钟声。我心里便会有一种冲动,带着洱源梅子、巍山蜜饯,踩着月光出发,去一睹你绚丽的风采和不解的风情。我常常把大理压在岁月的书签里,时时翻开,又慢慢的合拢,无数次虔诚、谦卑和执著。

看过崇圣寺三塔的千年风骨,听过白族姑娘风花雪夜的千古绝唱,惜别过洱海深情回眸的眼睛,不语最是情深。
       大理,我梦里的爱人。

发表评论

写下您的评论...评论

更多评论